第922章 名不正则言不顺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
第922章 名不正则言不顺

    秦始皇三十八年,八月初二。

    新上任的“奉常”陆贾坐在官署内堂中,手中的银印已被他长久把玩,有了点温度,其末端系着青绶三彩,分别为青白红三色,这是九卿的地位标志。

    奉常的职责,便是掌管礼乐社稷、宗庙祭祀、朝堂礼仪、兼管文化教育,也统辖早已名存实亡的博士。其属官有太史、太祝、太宰、太药、太医、太卜六令及博士祭酒。

    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,这礼祀一项,我便交予你来为我把关了!”

    这是黑夫原话,让陆贾几乎当场洒泪。

    一来是感激黑夫知遇之恩,他陆贾出身低微,不过南楚一穷士,又无斩将陷阵之能,竟能凭籍一张嘴混到这地位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二来,为天下定礼,这是从孔子起,每个儒生的梦想啊,陆贾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陆贾深感任务重,昨日得了黑夫授命,今日便与前任奉常周青臣做了政务交接——老周虽然马屁拍得好,但新九卿人选,首先考虑的是为北伐做出的贡献。

    陆贾以说巴蜀、入汉中、监韩信军定雍之功,封爵驷车庶长,又身为儒生,学识广博,熟悉礼仪,自然比周青臣更有资格,于是周青臣只能去做与九卿平级的御史府副职——御史中丞。

    之后,陆贾又与属下太史胡毋敬,太祝叔孙通等人揖让一番,眼下独居内室,便开始思索起自己上任后,要做的事来。

    尽管在素来被诟病为“少礼”的秦朝,奉常地位大不如其他卿,

    但在陆贾心目中,它才是真正九卿之首。

    “夫礼,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,民之行也。”

    陆贾算是荀子兰陵学派的后学,比起荀卿真正的传人李斯、韩非、张苍都学得有点歪,偏向帝王术、法家、数术百家学不同,陆贾研习的是荀子学问体系里更偏向传统“儒”的一面。

    他认为天、地、人道是一致的,都是一种有秩序的规律,是共通的,在天曰“天道”,在人世间则曰“礼义”,乃是治国的最高法则。

    至于律法,不过是礼义的辅助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先前陆贾才对黑夫说:“法令是用来消除邪恶,而并不是用来规劝善良的。”

    但还有后半句他未言:“曾参、闵子骞非常孝顺,伯夷、叔齐非常廉洁,难道是他们怕死才这样做的吗?是教化使得他们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不是陆贾临时想的,而是在奔波各地,替黑夫游说巴蜀之际,根据他所见秦政之蔽,所知三代得失,写的一篇文章里的——至于这些文章以后是叫《陆子》还是叫《新语》,他还没想好。

    总之在陆贾看来,秦非不欲治也,然失之者,乃举措太众、刑罚太极故也。殊不知事逾烦天下逾乱,法逾滋而天下逾炽,兵马益设而敌人逾多。

    眼下陆贾成了定礼之官,少不了摩拳擦掌,欲加重“礼”在国家治理上的分量。

    但陆贾追随黑夫数年,深知这位行伍起家的武忠侯,受秦制熏陶颇深。

    连先前军中儒生提议的进入咸阳后“废苛法而只约三章”也断然拒绝,宁可选择渐渐改动,所以,绝不可能立刻废法崇礼。

    只可能是援礼入法,使得礼、法合壁,用一种人情世故的柔软,弥补法家太过刚硬的缺陷。

    “不能急,还是得从亟待解决的事上入手。”陆贾如此想。

    那为政第一件急事是什么?自然是正名,定下朝堂秩序礼度!

    陆贾开始扫视手中的一份新鲜出炉的名单:新朝堂三公九卿诸官表。

    如今天子缺位,大秦的最高统治者,无疑是武忠侯黑夫,他以太尉职摄国事,代行天子之政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右丞相李斯,左丞相常頞。

    这里却有个小插曲,因为先前陆贾入蜀,游说常頞以蜀郡叛北投南,最终陆贾巧舌如簧,靠着一个“右丞相”的承诺,以及胡亥的昏招,使常頞同意举事。

    眼下关中已定,黑夫一边让部将入蜀,准备接管郡县,一边信誓旦旦地写信给常頞,以摄政的资格,拜其为彻侯。又说李斯年迈,在高位上坐不了多久了,只要常頞来咸阳,便立刻让他当右丞相!

    “岂有右丞相而不居国都者?望君速速北上,共整朝纲。”

    黑夫言之凿凿,其实是想顺便解决蜀郡这一游离在他势力外的隐患。

    眼下就看常頞怎么选了,如今局势已定,蜀郡被巴郡、汉中包围,翻脸风险太大。若常頞识趣,那便立刻启程北上,交出兵权,换得个人荣耀,家族富贵。

    三公还有一位是御史大夫,因为没有合适人选,暂时空缺,由周青臣为御史中丞,王戊为御史丞,毕竟御史府文献资料众多,初来乍到者一时半会还理不清。

    三公之下便是九卿,掌管刑狱的廷尉也暂缺,由李斯之子李于担任副职廷尉正。

    治粟内史,掌谷货,由有统筹之功的驷车庶长萧何担当。

    少府,掌山海池泽之税,以给共养,由大上造张苍担任。

    卫尉,掌宫门卫屯兵,由北伐以来,多有阵战陷城之功,新封的关内侯东门豹担当。

    郎中令,掌宫殿掖门户,由军功第一的关内侯韩信担任。

    太仆,掌舆马,由在北地举事有功的大庶长章邯担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三人,都不在关中就职,东门豹在函谷关、陕县,韩信则在上郡高奴城,章邯仍督北地、朔方军务,黑夫就靠这三将,东拒六国,北御匈奴,阵容可谓十分华丽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典客,掌诸归义蛮夷,由驷车庶长陈平担任,陈平是黑夫最早的幕僚,也是落在远东的偏子,未来可同与关中一同夹击六国,他当然不可能回来就职,暂时挂名而已。

    最后是宗正,掌公室亲属,这位子,落在了“长安君”子婴头上。

    人多位子少,至于没能混上九卿的众人,武忠侯也没有委屈他们,一边加重爵位分量,一边也委任显赫要职。

    比如起兵时的“副统帅”赵佗,别看这厮闷声不做响,好像没多少功绩,但仔细一算,却挺吓人:

    三十七年,以桂林兵平洞庭郡,三十八年,与吴臣取巴郡,败冯劫,近来又带兵出祁山道,克定陇西郡。

    要知道军功第一的韩信,虽然胜仗打得多,但前后加起来,也不过拿下了长沙、汉中、雍三地。这定三郡之功,足够赵佗被拜为关内侯了,黑夫委任赵佗为常被称为“第十卿”的内史。

    另一个把兄弟吴芮,以平会稽,以及近来北上夺取淮南数城之功,也被封为关内侯,称将军,执掌江淮兵事,尉阳为其副手。

    驷车庶长小陶成了中尉,比起压根不在咸阳附近的卫尉东门豹、郎中令韩信,内史赵佗,他才是真正负责关中防务的人。

    也是黑夫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驷车庶长季婴为护军都尉,继续负责情报工作。

    黑夫的重心将转移到关中,地方上的旧部也有发去绶印:

    利咸拜驷车庶长,掌荆州五郡政务。

    徐舒拜大上造,掌江东三郡政务。

    大庶长共敖为将军,掌岭南五郡军政。

    驷车庶长曹参亦为将军,掌齐地海东军务。

    这都是战时临时分配,不得已而为之,往后肯定得分权,权太重者调到朝中任官,再从咸阳派新官吏去边鄙,但那是赢得胜利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此外,大上造董翳为内史东部都尉。

    少上造司马欣为三川守。

    其余降将降官如殷通、吕齮、辛夷、李良等,也各有加爵授职。

    接下来细细的名单还很长,就不必一一挑出来分说。

    总之,除了李于任廷尉正,是对李氏投名状的回报外,其余基本是北伐战争中,功绩比较突出者,且十分合适所得的职务,这名单一出,反对者寥寥,都夸赞武忠侯知人善任。

    陆贾已经看了第五遍名单,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    除了一处!最关键的一处!

    “元年春,王周正月。不书即位,摄也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念着《左传》开篇意味深长的第一句话,陆贾将手按在了名单最高处,大秦摄政武忠侯现在的职务“太尉”上。

    陆贾暗道:“君侯看来是铁了心,暂不取代秦帝,而欲缓缓图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君侯本为秦吏,骤然夺位,会使得故秦人好感荡然无存,一直宣扬的忠义之名蒙上污点,反而不美。不如以烹小鲜之法,文火慢煮,等再度一统天下,九州稳固,君侯得到了无上功绩,再水到渠成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无其名,敢据其实乎?君侯肯定是这样想的罢,像秦始皇帝一样,靠统一天下来赢取帝位,这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这并不意味着,过渡期的“摄政”可以随便乱来,不符合礼制!

    陆贾打定了主意,次日去向黑夫述政时,便下拜道:

    “古人云,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臣敢言之,今君侯以太尉之职摄国政,实在是名实不符,不伦不类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黑夫还以为这群家伙又要急匆匆地来劝进了,目光从厚厚的文件里抽离,看向陆贾,笑道:“奉常刚刚上任,主持朝堂礼度,第一个要规正的人,却是我啊?”

    陆贾却丝毫没有退让,肃然道:“王者之制名,名定而实辨,道行而志通,而慎率民则一焉,君侯之位不正不稳,天下诸事亦难正,臣不得不说。”

    见陆贾如此认真,半步不让,与先前的圆滑中庸大为不同,好似当上奉常后,换了个人般,黑夫也只好正襟危坐: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陆贾此来是做足了准备,侃侃而谈道:“臣历数周时摄政,第一次摄政,乃是周成王时,时周公为太傅、太公望为太师、召公为太保,周公以太傅职摄政,践天子位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摄政,乃是周厉王出奔后,周定公为太傅、召穆公为太保、共伯和为太师。共伯和以太师位摄政,践天子位。”

    “君侯若欲名正言顺,便必须践位,受百官之拜,如此,摄政方能行天子之权!”

    眼看黑夫沉吟不语,或许是在思虑时机不够成熟,会引发动荡,陆贾才话锋一转:

    “就算君侯暂不践位,也当在三公之上,增设一上公,爵为国公,职则取太傅、太师、太保之名,如此君侯之位,方能凌驾于百僚之上,正上下之仪!”

    “太傅、太师、太保……”黑夫摸着下巴:“你以为哪个最合适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太师为妥!”

    陆贾推荐的,是“太师”之称,以表明武忠侯摄政而天子缺位,是效仿共伯和以太师之位行政,有古制可依。另一层含义则是如师尚父般,既是最高统帅,又为执政之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与陆贾一同前来,身为太祝,负责规范礼仪的叔孙通却说话了:

    “奉常此言甚妙,国中彻侯太众,难以显尊者,是时候效仿周政,在侯之上,增设一上公之爵,以彰显君侯之位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黑夫铁了心要摄政而不立刻取代秦朝,他们作为礼官的,也只好拼命为这一特殊制度寻找依据,弥补遗缺了。

    叔孙通赞同在二十等爵上加一“公”爵,以凸显摄政的地位。

    但却反对师、保之类的称呼。

    他振振有词:“师者,范也,教人以道者之称也。师保者,辅弼帝王及王室子弟也,必社稷先有君王居位,方能有师有保,奉常此议,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陆贾却笑了,光论礼仪,他不一定比世代学儒,乃孔门嫡系弟子的叔孙通娴熟。

    但陆贾高明的地方,一是他心怀更大的理想,二来,在于他更了解黑夫,洞悉了黑夫未曾明说,但一直在为人做事上,力行的事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,他陆贾能位列九卿的原因!

    陆贾朝黑夫长拜,掷地有声:“殷因于夏礼,所损益可知也;周因于殷礼,所损益可知也。三代礼俗各有不同,名称职位多有偏差,亦有创举,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师,为何非得是君王一人之师?”

    “为何,不能是天下人之师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要查的东西好多,头大,今天只有一章,明天回国,一直在飞机上,可能也只有一章。
免费小说、经典小说、大神新作、优秀萌新作品。精彩小说尽在老书迷小说网(手机端 m.lsm0.com)
Top